从“两会”经济线年投资热点

  】刚刚落下帷幕的两会上许多热点议题备受关注。3月18日,校友沙龙上,金融研究所周赟副教授为大家分析“两会”中涉及的那些激动人心的投资机会,分享稳健的投资策略和不断增加个人财富的途径。

  2016年的GDP是6.7%,2017年经济增长目标是6.5%。那么这个目标是高还是低呢?周赟副教授解释,6.5%的增长已经不低了,但是为什么定在6.5%?主要的目的是因为结构调整,2016年经济形势已经非常严峻,最担心是改革当中出现就业问题。在投资拉动的情况下,解决190万的就业需要一个GDP的拉动,2016年共新增就业1300多万,2017年预计1100万,6.5%是保增长、保就业很重要的环节。

  周赟副教授说,2012年以后中国经济的逻辑是比较清晰的。2012年之前GDP增长和货币乘数基本上是同比,甚至货币乘数还领先于GDP。从2012年后开始分化,而且分化的越来越严重,2016年达到了顶峰。2016年12月政府发现方向有问题开始刹车。过去一直认为货币乘数,就是投放货币量和GDP有关系,只要多放一点货币GDP就会拉起来。但到了2012年后此效应越来越不明显。这几年发现,投放的货币都未能进入实体经济,GDP季度增长趋势基本上是往下在走的。

  过去我们一直盯住货币供应量,最近几年由于货币需求变化波动越来越大,央行逐步从数量化的货币政策工具,转向价格型工具。然而,使用价格型工具能够有效调控经济的前提是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要好,恰恰近几年我国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出现了一定的阻滞,其中有影子银行的原因,也有货币投放方式变化的原因。

  次贷危机之后美国在量化宽松政策下增发了一堆美元,中国外汇储备快速上涨,央行相应投放人民币。有多少外汇进来就要投多少基础货币出去,这种货币增长以前对经济来说是良性的,因为它反映的是实体行业相对竞争力比较强。实体在赚钱,货币是直接投放到制造业和贸易企业上去,货币需求的增长主要来源于实体经济,譬如固定资产投资、民间投资。

  当美国开始加息,全世界的美元都开始回流。我国的外汇储备也出现了外流,从最高的四万亿,降到现在的两万多亿美元,流出去代表对应数量的人民币被还给了央行,基础货币下降,对经济有紧缩的作用。为了避免货币紧缩,央行必须冲销干预,但是投资的渠道不一样了。之前货币作用到实体相对容易,因为外汇来源于实体,换汇的人民币直接到达了制造业、贸易类等企业。而从冲销干预下,央行通过银行体系作用于实体,投放的货币可能并没有到达实体经济,而可能在金融体系内空转。因此,尽管央行创造出很多粉,酸辣粉(SLF) 、麻辣粉(MLF)等调控工具,但效果却有待提升。

  货币的冲销干预从源头上没有问题,但是传导过程值得优化。例如,央行一直通过逆回购或者其他方式下押利率,最近才连续加了两次十个基点,一共二十个基点,主要因为需要缓解美国政府加息带来的人民币贬值压力。可是民间以及中小企业融资利率依然比较高,原因就在于货币政策的传导渠道不畅。从而出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情况:很多国有企业或者上市公司资金过剩,中小企业又没有钱。中小企业或者有些行业需要钱就通过影子银行向这些大企业、国有企业或者上市公司去融资,有些企业融完钱马上转手做理财产品,或通过信托投资到其他企业,变成了融资市场上的套利。

  周赟副教授认为在货币政策传导过程存在问题的情况下,还会导致市场的资源配置功能扭曲,资金没有进入到实体,而进入到了房地产。房地产泡沫非常明显,但房价的下一步走势与政府政策密切相关。周赟副教授判断去年下半年政府就已经充分意识到房地产市场对实体经济非常明显的危害,政府这一次调控是玩真的,一定要把一线城市的房价按住,所以近两天密集出台政策。

  分析房价,一般会把房价指数和货币供应链连在一起,大家通常认为房价的上涨很多程度上和货币、人口有关系,但周赟副教授认为除上述原因外,政府拆迁过程中的货币化补偿也起到了重要作用。房价从长远来看应该是和个人所支配收入有关,房价持续快速的上涨就必须有外部的融资,而该融资一方面可以来源与银行的贷款,另一方面则来源于拆迁补偿,前者一般受购房人的收入约束,而后者则没有此项约束。地方政府要拆迁,成立平台公司发债,融来的钱进行拆迁补偿,做一级开发。货币化补偿往往极大地提高了拆迁户的购买力,推高周边房价。

  比较聪明的政府是一次性拆一大片,补偿完之后,再陆续一块一块卖地。拆迁结束后政府向拆迁户提供购房融资,推高周边房价,进而推高土地价格。先开发一小块地,这块地收益可以覆盖掉之前所有成本,开发起来后,人口再导入,地价涨的更快,然后再卖周围的地。以致于拆旧城区的城市,房价越拆越涨。还有一些城市建新城,往往划一片农田建新城,因为不涉及大规模拆迁问题,建新城比较容易,拆迁补偿金总量也相对较小,但当地居民购买力没有上来,政府后续开发资金不足,为了做进一步开发就要卖更多的地,这样反倒使房价起不来。

  那是否说明城市化进程会导致房价仍会继续快速上涨呢?也不尽然,投资对经济的拉动效率在下降,原因也与房地产价格有关。高企的房地产价格降低了投资效率,好像一个资产被炒来炒去,并没有产生新的产出。如果说投资拉动的经济增长模式启动了房地产的繁荣,如今,房地产的泡沫反而成为了投资拉动经济增长模式的最大障碍。常此下去不仅投资效率会下降,还会进一步增大政府的债务规模。因此,周赟副教授相信政府对这次房地产调控力度会极其大。

  那么是否可以靠消费拉动呢?近年来,社会融资规模增长要小于贷款增长,但贷款中增长最快的却是个人住房贷款。靠贷款买房子的比例逐年提高,已经到了50%左右,居民杠杆明显上升。房贷的利息支出占日常的居民支出的比率不断上升,结果就是居民更加不愿意消费,消费增长乏力,经济结构调整面临更大挑战。

  如何解决当前我国经济中遇到的这些问题?如何实现“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周赟副教授认为需要为老百姓提供多样化手段让他们财富保值增值,其中股票市场的繁荣极其重要。从全世界范围来看,每个国家都经历过经济增长到一定阶段后,需要有大量的直接投资工具吸收居民的存量财富。他认为证监会最近采取的一系列严厉监管措施很有必要,有利于上市公司质量的提升,但随着证券市场的扩容,监管效率可能会受影响,有必要引入更加市场化的监督机制。他认为只要证监会继续实施正确的监管措施,2017年将会成为一个非常重要的转折点,随着股票市场的扩容,价格畸高的“妖精”股,作假账的“害人”股将被打回原形。未来主要的投资标的肯定会从房子过渡到股票,房子持续作为金融投资资产会使经济最终不堪其重,而股票市场的长期繁荣,则可以为经济的增长提供长期的支撑。

  周赟副教授反对有些经济学家应该以杠杆转移方式去杠杆的观点。他认为杠杆转移了,但风险不可能消失,反会使经济出现更大问题,会抑制需求,与泡沫资产相关所有杠杆都应该去除,去除杠杆就需要金融体系变革。未来直接融资市场应该扮演更主要的角色,多样化、标准化的投资渠道是实现房地产软着陆的基础。譬如资产证券化产品、股票、这些标准化产品将是吸收资金最大的资金池。

  周赟副教授认为首先需要关注产融结合,产融结合会推动企业盈利水平向一个台阶。大家觉得制造业不赚钱,所以大家不投制造业,但是一旦产融结合之后传统制造业企业盈利水平会大幅上升。其次便是我国拥有自主知识产权且技术领先的部分装备制造业和高科技企业。最后是中产阶级的消费。

  周赟副教授给出的投资热点顺序与去年底的判断基本相同,但特别需要强调的是股票,下一步蓝筹股票将迎来春天。然后是大宗商品,今年我国和美国的投资刺激计划都会对大宗商品价格提供支撑。同时,资源性货币也会表现不错。现在有分析师人为美元还会涨,周赟副教授却认为尽管美元加息将对美元指数起到一定的支撑作用,但是更加重要的是美国政府财政赤字今年以来是肯定会加速扩大。如果特朗普可以说到做到,扩大基建投资,美国政府的债务上限必然大幅上升,债务上涨速度可能比奥巴马速度还快,因此,美元缺乏继续升值的动力。

  再往后就是债券和房产,债券希望在于对外开放的深入,但目前正进入加息周期,未来债券的表现会相对一般,房产未来的投资价值将持续减弱,只有部分与产业转移和人口转移相联系的房产还有一定的投资价值。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