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千电脑主机隐蔽深山狂挖比特币

longlasso ltc减半 2022-04-01 15:49:03 pc挖比特币

  这张5月20日拍摄的照片显示的是,一个矿工模样的玩具小人站在被摆在电脑主板上的比特币模型上。新华社/路透

  一夜暴跌30%、一个月价格几近“腰斩”、爆仓者两手空空……近期,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价格暴涨暴跌,激起围观者惊呼、投资者哀叹。从挖矿到交易再到融资,“币圈”乱象横生,监管整治已出重拳,投资者应远离虚拟货币交易炒作活动。

  荒凉的河岸边,一栋钢管、彩钢板等材料搭建的简易厂房中,一排排大铁架子上近千台电脑主机正高速运转,散发出阵阵热浪,风扇嗡嗡作响。

  如果不是当地人,没有几个人知道这里是一处比特币“矿场”。给“矿工”送饭的车每日从四川省康定市姑咱镇出发,走过一段地图上都没有的土路,半个多小时才能到达。像这样隐蔽在深山峡谷中的“矿场”在川西地区不在少数,“矿主”们盯上的是这里廉价的水电资源。他们不少以“水电消纳”为名、打着“数据中心”的幌子,从事着比特币挖矿。

  “哪里的电价便宜,我们就往哪里走。”一名“矿主”告诉记者,春夏丰水期一般在川西地区挖,等到冬天他就“转战”内蒙古、新疆等地,利用火电继续挖。

  别看比特币是虚拟商品,但获取一枚比特币耗时耗力,需要根据算法通过计算机持续不断运算而来,俗称“挖矿”。市场上出现了专门用来挖比特币的“矿机”,有人大规模购进“矿机”形成“矿场”,没日没夜地“开挖”……

  “随着比特币越挖越少,经营一家‘矿场’要面临更高的资本投入和更长的回报周期。”一位“矿主”告诉记者,以前是几十台、几百台购进“矿机”,现在动不动就是上千台。一些“矿场”一天就耗电上百万度,很多直接从水电站接线用电。还曾有一位“矿主”颇为得意地告诉记者,其在西南某地的“矿场”一年耗电量相当于三个市一年耗电总量。

  业内人士表示,不仅是比特币,随着以太坊、狗狗币等虚拟货币不断问世,整个虚拟货币挖矿带来的耗电量正在爆炸式增长,并且这些“矿场”大多集中于我国,将对能源供给带来巨大压力。

  虚拟货币叫“货币”却不是真正的货币,不能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更不应进行投机炒作交易。但在利益驱使下,仍有人铤而走险,对“币圈”交易的虚假资产风险、经营失败风险、投资炒作风险视而不见。

  ——“庄家”设局操纵价格。业内人士介绍,包括比特币在内,绝大多数虚拟货币都存在巨量持有者,他们坐庄操纵市场价格并不困难。

  “以某币为例,前10名持有地址拥有近40%的流通代币,只要巨量持有者目标一致,极易操控价格。”某虚拟货币海外交易平台负责人向记者透露。

  ——借尸还魂,“空气币”屡禁不止。在政策重拳下,国内的首次代币发行(ICO)几乎肃清,但不少平台把交易转移到海外平台,但发行宣传的主战场仍在国内,并想方设法绕过国内金融机构风控进行充值交易。

  “最近狗狗币暴涨,我觉得人们对动物名字的币情有独钟,就又投资了柴犬币,短短几天上涨20多倍,可是近期价格暴跌,利润几乎全部回吐。”投资者刘鹏说。

  在这种盲目投资心态的怂恿下,更多概念奇葩的“空气币”开始涌现,猫币、猪币、鳗鱼币层出不穷……

  ——杠杆交易放大投资风险。在虚拟货币剧烈的市场波动中,不少投资者加杠杆搏一搏试图“单车变摩托”,结果往往血本无归。

  第三方平台提供的交易数据显示,截至25日15时,过去24小时内有超过14万人虚拟货币杠杆交易爆仓,金额达46.41亿元。而19日当晚,爆仓金额更是超过400亿元。

  我国相关部门早已意识到虚拟货币交易炒作带来的风险,及时预警,多次出台举措予以整治。

  2013年,中国人民银行等五部门就联合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要求各金融机构和支付机构不得开展与比特币相关的业务。2017年央行等七部门叫停各类代币发行融资,并开展专项整治。随后,我国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和ICO交易平台基本实现无风险退出,人民币交易的比特币全球占比一度降至不足1%。

  尽管如此,一些人仍在观望,维持“矿场”经营;部分虚拟货币交易平台仍能绕过国内金融机构风控,进行充值、提现、购买等操作。

  近期,虚拟货币交易炒作活动有所反弹。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等相关协会联合发布公告,提示防范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5月21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的第五十一次会议明确提出,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

  “下一步应采取针对性措施,开展虚拟货币挖矿和交易行为集中整治活动。”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建议,一方面,地方政府应对涉嫌挖矿的企业叫停招商引资,切断增量。综合采取电价、土地、税收、环保等手段,推动存量挖矿企业有序退出。另一方面,对非法参与虚拟货币交易、炒作或为之提供支持服务的机构、平台,应联合司法部门及时处置,提高违法违规成本,增加整治的威慑力。

  专家表示,虚拟货币绝非“一本万利”的投资品,虚拟货币交易合同也不受法律保护。面对相关部门三令五申的提示和劝诫,广大投资者应增强风险意识,远离虚拟货币交易炒作活动,守护好自己的“钱袋子”。

  可暴涨暴跌的价格、天花乱坠的谎言、精心编织的骗局……这些充斥“币圈”的乱象让不少持币人容易落入犯罪分子布下的陷阱。

  “当初以为可以一本万利,没想到十几万元血本无归。”江苏无锡市民曹女士告诉记者,2019年她初次踏入“币圈”,尽管知道风险不小,但看着不断飙升的价格,听着身旁人的游说,她还是一口气在贝壳国际平台上投资了好几种“虚拟币”。

  一开始,“币值”不断上升,有的价格甚至涨了3倍,曹女士不停追加投资。她觉得只要有人买入,她在中间转手,总不至于亏钱。结果半年多后,平台无法交易提现,她这才惊觉上当。

  与曹女士有着类似经历的人不在少数。尽管有人对这种赚钱方法心生不安,却仍想火中取栗,心存侥幸地认为自己不会是“击鼓传花”的最后一棒。

  2020年底,安徽省淮北市相山区人民法院曾对一起以虚拟货币为包装的特大跨境电信诈骗案公开宣判,79名被告人因犯诈骗罪分别获刑。

  这个犯罪团伙往往“盯上”有经济实力的客户,通过直播间、微信群交流,鼓吹虚拟货币产品的升值空间。客户投入真金白银后,前期虚拟货币会不断上涨,让人小有盈利,诱导客户持续加大投资。当投资达到一定数额后,该犯罪集团会操控虚拟货币断崖式下跌,造成客户亏损的表象,以此骗取被害人财物。

  “我每天听课,认真了解币圈,一顿操作猛如虎,结果亏得只剩两块五。”一名“90后”投资者告诉记者,他热衷于新鲜事物、另类投资,5月初看到某币暴涨就投了几万元。没想到几天后因“币圈”大佬几句评论该币大跌,这让他开始怀疑虚拟货币价格背后有“庄家”操控。

  我国监管部门早已注意到虚拟货币交易炒作带来的风险,不仅多次出台相关文件要求各金融机构和支付机构不得开展与比特币相关的业务,更是叫停各类代币发行融资、开展专项整治。目前,我国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和首次代币发行(ICO)交易平台已基本肃清。

  不过,很多平台把服务器放置在境外,境内行骗、境外数钱,还有不少交易平台从事跨境洗钱,逃避外汇监管。

  比特币总数量有限制,具有稀缺性,因此受到一些人的追捧。但比特币等虚拟货币匿名、难追查、无国界等特征,也成了犯罪分子理想的洗钱途径。

  最高人民检察院和中国人民银行曾公布过一起虚拟货币洗钱的典型案例。被告人陈某枝在前夫陈某波因涉嫌集资诈骗潜逃境外后,将赃款“洗”成比特币,供陈某波在境外挥霍,金额达90多万元。最后,陈某枝因犯洗钱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20万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