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告别“只涨不跌”时代

  日前,央行最新公布的金融机构外汇占款数据引发市场热议。一些专家学者和市场人士认为,外汇占款下降是人民币贬值的开始。同时,也引发市场关于央行可能以大幅下调存款准备金率的形式,为市场注入大量流动性的预期。

  0月末金融机构外汇占款总额比9月末净减少248.92亿元,自2008年1月以来首次出现月度负增长。11月25日,《华尔街日报》还发表题为《人民币升值过程或将戛然而止》的文章称,中国10多年来才出现第二次外汇净流出,这或许意味着人民币逐渐升值的日子即将结束。

  市场上一些主要经济数据似乎也在印证这一观点。如作为资金流入的最主要组成部分中国的出口,10月增速延续低迷之势,当月贸易顺差170.33亿美元,远低于市场预期。贸易顺差下降,人民币升值放缓似在情理之中。又如今年10月银行代客结售汇顺差32亿美元,创下该数据按月公布以来新低。众所周知,若人民币升值预期较强,企业和个人倾向将外汇卖给银行,即银行结汇;而当市场预期人民币贬值时,企业和个人则愿手持美元,从银行买入外汇,即银行售汇。由此看出,结汇下滑也似乎表明市场主体不看多人民币。

  不过,在苏格兰皇家银行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崔历看来,事情似乎被夸大了。她对记者表示,尽管中国人民银行录得近年来的首次外汇占款下降,但在岸市场流动性的实际流出规模可能远远要小,对净外汇头寸波动影响较大的因素可能是人民币在贸易结算上的变化。贸易结算中的货币替代对在岸市场和离岸市场的汇率点差非常敏感,但对在岸市场并不造成流动性影响。

  过去,国际收支流入导致的对外净资产增加一直是中国大量印钞、流动性泛滥的主要源头。大部分情况下,央行不得不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并配合提高存准率的组合拳来抽走流动性。最近,虽然对外净资产的增加已放缓,但仍保持正增长。

  崔历表示,中国国内的流动性条件仍受贸易顺差、外商直接投资及在岸和离岸市场之间收益率的正差异支撑。今后,只不过是在岸人民币/美元汇率双向波动的风险越来越大,受此影响,未来几个月外汇头寸的波动还可能加剧而已。由于净流动性流入下降,未来可能会下调存准率,但对外汇储备缩水的关注实际上夸大了情况的紧迫性。

  复旦大学证券研究所副所长王尧基在接受采访时指出,目前之所以出现人民币升值压力减弱甚至轻微贬值的情况,主要是由于欧美经济形势恶化导致中国的净出口额减少、在中国的部分外资回流本国自救及中国房地产价格回落,使投入其中的部分国外投机资本变现流出。应该说,人民币在经过近年持续较快升值后,出现阶段性回落也不足为奇。但因此推断人民币从此将走上长期贬值之路,还为时太早。

  王尧基认为,从国际、国内的经济发展势头看,人民币汇率只涨不跌的时期已经过去,阶段性回落也会成为常态,今后人民币币值的长期走势将会由此前的较快升值变为缓慢升值。当然,也不排除若美国启动QE3而导致人民币再度出现阶段性快速升值的可能性。

  人民币贬值是否意味着新趋势的开始,中国社科院副院长李扬表示还有待观察。但他认为,如果结合外汇储备减少,至少从增速下降的信息看,则很有可能中国的对外部门对国民经济的增长贡献及人民币汇率进入了新的时期。

  李扬进一步解释说,人民币汇率的新趋势就是双向波动,进退有序,而这将给我们更大的自主权。他同时强调,对汇率问题,最终要看均衡汇率,而他倾向于认为人民币汇率现已开始逼近均衡汇率。

  交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则表明坚持自主原则,保持基本稳定的态度。他在微博中写到,当前人民币汇率问题很纠结。前一阵海外贬值乌云压城,至今阴霾尚未完全散去;通胀使境内贬值情结油然而生;贸易顺差收窄、资本流出加快将减少收支顺差,市场升值压力趋缓;而此时美却运用国内法律程序、巴西则把中国告上WTO,强压人民币升值,实质是将其政治化。我应坚持自主原则,保持基本稳定。

  无论如何,人民币日益走向强大。从11月28日起,中国人民银行每日公布的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中,又新添了澳大利亚元和加拿大元对人民币的汇率报价。至此,中国银行间市场人民币可交易的外币已升至9种。随着与更多全球主要货币实现可直接交易,人民币正日益成为国际货币市场的明星。

分享: